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四百零五章:生命权能之花(1/2)

魔轮屋奔跑在苏因霍尔的大地之上。

穿过丛林草原,穿过繁华都市和小镇,这位神明这一趟旅程几乎走遍了这个庞大的国家。

最后魔轮屋停在了巨蛇之路的一处山巅上,眺望着整个世界。

费雯手中握着一株血红色的花。

那是血雾之杯,太阳之杯被生命权能浸染过后的产物。

纪元之初。

腥红女神刚刚归来踏上这片大地的时候,居住在现如今整个苏因霍尔疆域上的人口或许还不及现在的一个小镇。

而如今苏因霍尔城镇林立,蛇人早已遍布这片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还在遥远的另一片大陆之上开花结果。

可以称之为是一个繁盛无比的文明。

然而走上繁盛的顶峰之后,迎来的便是瓶颈。

虽然最终腥红女神找到了问题,但是却没能找到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

费雯最后下定了决断,至少先把第一个问题解决了。

她对着阿尔潘斯王说道:“自阿尔潘斯你开始,每一代都是三叶共生者成为王。”

“我决定从下一代开始,不再安排神卷之王进行轮回。”

“往后三叶共生者就算有成为王的,也不会再像神卷之王一脉这样,一代代进行指定传承了。”

“王权归于凡人,王朝的交替也归于他们。”

这一句话,相当于取消了神卷之王的特权。

撤销了神授王权的神谕。

在纪元之初的时候,这种传承方式自然是毫无疑问具有优势的,苏因霍尔能有今天离不开这种稳定的传承。

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境况的变化,昔日的最优选择也即将被淘汰。

没有什么完美的东西,只有最适合的。

费雯下定了决断,但是还是问了一下两位后辈的意见。

“阿尔潘斯!”

“来恩斯·蒂托!”(斯默克尔上一个纪元的名字)

“你们建立的王朝或许就会因此而分崩离析,你们会觉得遗憾吗?”

阿尔潘斯回答说道:“就连希因赛都消失在了岁月之中,苏因霍尔的消失是注定的,虽然有些遗憾,但是这是早就可以预料到的。”

斯默克尔:“文明并不会因为王朝的交替而消失,费雯大人。”

费雯站在窗户前注视着远方,看起来有些出神。

她揉着血雾之杯花杯的手突然不自觉的用力,花杯骤然掉落了一枚花瓣,从窗台前飘落了下去。

费雯这才回过神来。

看起来阿尔潘斯和斯默克尔的话让费雯想起了曾经,内心出现了波动。

费雯回望苏因霍尔,旷阔的大地之上城市星罗密布,田地和河流水渠交错。

“其实蛇人的人口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三叶人的人口,苏因霍尔、万蛇王庭、日出之地还有离开去了另一座大陆的爱维尔人。”

“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和我们都无法预料到。”

“这一个纪元和上一个纪元完全不一样,我们可以看一看等一等,等待新的变机出现。”

“风暴之海已经开了,因赛神和生命主宰很有可能降临了人间。”

费雯对着阿尔潘斯和斯默克尔说道:“回去吧,我们已经知道了苏因霍尔的情况,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腥红女神准备结束了这一趟旅程。

另一边,一道身影追逐在腥红女神的前进路线后面。

灵感超凡的库尔弥斯,一路之上追逐着腥红女神的座驾,但是始终没有追上。

“在那边。”

魔轮屋轮子碾过的泥土,带着消散的残影和气息,这让库尔弥斯一路跟了上来。

但是当来到了巨蛇之路后,对方就好像浪潮一般消失在了人间。

不过在最后气息消失的一处绿色遍布的山坡,库尔弥斯还是有了一些收获。

风吹着某样带着艳红的东西,在空中飞舞。

时而飘起,时而落下。

“这是什么?”

在山坡下,库尔弥斯伸手捧住了那样东西。

是一朵花瓣的残片。

库尔弥斯观察了一会,立刻认出了它来。

“是腥红女神的神物,开在深海血之国的神之花。”

那是一朵血雾之杯的残瓣,脱离了本体之后正在渐渐消散枯萎,估计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彻底腐朽。

但是库尔弥斯立刻将它封印,珍贵的保存了起来。

-----------------------

库尔弥斯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在尝试寻找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在月光丛林的外围。

于是,他在月光城中临时租赁的房屋变得就好像一个植物园一样。

屋子里摆放着大量的花盆,为此他还特意雇佣了一位少年人帮他照顾这些植物。

实际上他是花了三枚铜币就买下了这个少年人,从侧面证明了当初那些人和他说的真的一点都没错。

按理说对方从他花钱买下的那一刻就是他的奴隶了,但是库尔弥斯却说是雇佣。

桌子前。

库尔弥斯也学着巫灵们记录,看起来也是受了隆和苏科布他们一些影响。

“这种植物,该叫什么名字?”

“这种植物当地人叫兽牙蕨。”

“还有这个……”

他用自己的笔记将这些植物记录下来,有些植物并没有名字,库尔弥斯还在笔记上为这些植物取了个名字。

一般像这种书籍,到了后面都会有一个名字。

以库尔弥斯的名字来命名。

大概率会叫做库尔弥斯之书,或者库尔弥斯秘典什么的。

不过在这个时候的库尔弥斯还并没有这种想法,也不觉得自己粗糙的记录一些植物,草草的取上几个名字,就可以成为流传后世的典籍。

他写这个,更多的是方便自己记忆和做计划。

月光丛林周围的种种植物,甚至月光丛林本身,都引起了库尔弥斯的强烈好奇心,让他那回家的心思一时也有些冲散了。

当然,也有可能当越来越靠近家乡的时候,越就感觉到害怕。

害怕自己到时候看到的一切,和想象之中的完全不一样。

院子里。

库尔弥斯也开始用自己半道出家各处借鉴而来的知识,然后自己自创的神术,尝试着进行实验。

“快点!”

“帮我把那颗长势最好的卷球厥给我拿过来。”

一个少年人将一颗卷球厥拿了出来,其放在一个灰扑扑的陶盆之中。

“库尔弥斯先生,您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在家里收集这么多东西,又不能吃。”

“而且也不怎么好看。”

“而且谁会在盆子里种卷球厥的啊,这盆子比卷球厥可贵多了。”

少年人不理解库尔弥斯,库尔弥斯对着他说道。

“卷球厥可是养活了无数人的,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植物比它更珍贵。”

“它是我们文明的根基,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东西。”

库尔弥斯做好了准备,将自己的咒印和力量塞入了陶盆之中的卷球厥之中。

库尔弥斯体内只有一种咒印,那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咒印,可以让他和其他东西结合在一起,化为各种各样的傀儡。

他称之为融灵咒印。

“融灵咒印。”

他用了融灵咒印,特殊的力量立刻融入了那颗卷球厥之中。

普通的卷球厥立刻开始发生剧变,根须破开罐子扎入大地,不断的长大。

“灵性侵蚀!”

“修改!”

眨眼间,那颗卷球厥就变了模样,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东西。

蕨菜长在上面,球果长到了土地里面去了。

单纯的灵性力量塞进普通生命体内没有作用,若是以咒印作为载体,情况就不一样了。

而且通过这种力量,甚至可以修改物种的本来面貌。

这让库尔弥斯欣喜若狂。

但是这种方法只是在炼制傀儡。

所以可以看到他的力量一抽离,卷球厥立刻就恢复成了原状。

甚至变得奄奄一息,没有多久就没有了生机。

这明显达不到库尔弥斯想要的那种状况,他想要一种可以自然培育的新物种,比卷球厥更加优良的食物品种。

库尔弥斯有些遗憾:“还是不行啊!”

他叹息说道:“如果可以永久性的改变这些植物的形态就好了。”

但是那已经是创造物种的范围了,连库尔弥斯也觉得不太可能。

而一直帮助库尔弥斯照看植物的少年,此刻已经目瞪口呆,他才知道面前这个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的人是个权能者。

而这个时候,外面的街道上突然闹了起来。

几个穿着白色麻衣,身上有着月亮图桉的人走在大街之上,高呼着。

“这是月色之神的惩罚。”

“灾难即将到来。”

“这就是神罚!”

在他们身后,跟着一大群人。

月色之神,是月光城之中的人对于鲁赫巨神月之魔厥的称呼。

随着万蛇王庭供奉鲁赫巨神,承载大地之神的概念也逐渐传了出来。

人们对于死亡禁地的认知也有了新的变化。

月光城之中,那千年来对于死亡禁地的恐惧和憧憬,也化为了一种全新的力量。

如今在月光城之中,就兴起了不少月色之神的信徒,他们多次要求要将月色之神供奉在生命神庙之中。

库尔弥斯从家里走了出去,看到街道之上有着很多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出事情了?”

“怎么了?”

库尔弥斯整日里不是在月光丛林外面转悠,就是在家里写书,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

倒是他雇佣的少年仆人每天都在城市里跑来跑去,知道一切的前因后果。

“最近整个月光领的农田上都长出了一种奇怪的藤,可以在地面之下疯长,而且难以清除;只要长出这种东西,没有多久卷球厥就会死掉。”

“这种藤是从月光丛林里生长出来的,然后不断的向外蔓延。”

“月色之神的信徒说,这是月色之神的惩罚,现在所有人都害怕得不得了,连清理这种藤都不敢清理了。”

仆从对着库尔弥斯说道:“先生,咱们家里不就有吗?”

库尔弥斯想起了什么,从自己家拿出了一个养在缸里的古怪绿藤;缸里满是泥土,这种绿藤都已经长出来了。

“是这种藤吗?”

库尔弥斯收集了这种藤,给它取名叫做绿地藤;因为它深入生长在地下,表面上长出绿叶。

它的生命力非常顽强,但是却没有什么作用。

因此库尔弥斯只是收集了,之后就没有怎么关注。

少年人敬畏的说道:“就是它!”

小仆从明显也把那些月色之神信徒的话当真了,把这种突然出现的奇怪植物,当成了是神的惩罚。

“这是天灾,凡人没有办法抵抗的。”

“今年的收成肯定要出大问题了,现在所有人都害怕极了,都不知道怎么办。”

库尔弥斯却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才不是什么天灾,这只是旧物种和新物种之间的冲突而已,不要妄自将什么东西都牵扯到神明身上,这也是一种对神明的亵渎。”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仙道方程式就想缠着你恐怖教室穿成暴发户的前妻邪御天娇铁血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