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第1125章 比想象还无耻(1/2)

单纯从灵石价值的角度考虑,三张四级符箓,足足高过五百张三级符箓,而且三级符箓对上普通的返虚还有点儿作用,若是遇到五圣级别的强敌,三级符箓根本就不够看的。而四级符箓不同,每一张四级符箓都绝对可以帮王二嘴从五圣级别的修仙者手里逃得一次性命,孰轻孰重,王二嘴当然分得很清楚。

商议好之后,二人便落下飞舟,一同驭剑飞往神机门的山门。

有王二嘴在,自然是一路通行无阻,除了有限的几个返虚长老之外,整个神机门,还真是没有人敢挡王二嘴的路。

果然如同王二嘴所料,姚瑶三人已经离开了神机门,而神机门的长老们,也是一见到许半生就表示了强烈的抗议,对此表达他们强烈的不满。

许半生心道王二嘴洞察人心的本领果然极强,便与神机门的长老们虚与委蛇,做出抱歉之举,但却强调说:“诸位长老,姚瑶他们三人在此作为质子,本就是贵门为了确保我会带着王兄如约归来,虽然他们中途离开的确是有悖我们之间的约定,但结果并未因此产生变数,许某还是和王兄一同归来了,而且青色石门依旧还在王兄身上,许某未曾有任何据为己有之心。诸位长老骂也骂了,说也说了,许某也已经表示了诚挚的歉意。不知诸位长老以及神机子前辈,还想如何追究下去?为此,许某愿许以承诺,就算是许某欠下贵门一个人情,如何?”

正常来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神机门肯定不能继续计较,而且,姚瑶、丹绛彤以及了凡三人与许半生的关系虽然极为亲密,但毕竟他们各自都是身属不同的派别,是以他们想走,神机门根本就不敢阻拦,而许半生甚至不在此地,再追究下去,道理上也并说不通。

但神机门就是藉此发难,目的就是为了在讨还青色石门的同时,还能将紫金红葫芦也从许半生的手中夺走。

于是,神机门的大长老站了出来,说道:“小剑神的歉意我们是看在眼中的,但既然是违背了当初的约定,只怕也不是小剑神简简单单一句抱歉的话就能这么轻易揭过去的。对于小剑神来说,或许致歉已经是极限,但对于我们神机门而言,如若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公然违背与本门之约,事后又只有一句道歉之语,那么本门的颜面何存?”

许半生心道这果然就是要耍赖啊,于是道:“那请问大长老,您认为此事应该如何解决?”

大长老目光微微低垂,道:“当初的约定乃是留下小仙子等三人作为质子,直至小剑神归还青色石门之日,那么,本门便该按照当初的约定,将紫金红葫芦交还给小剑神。可如今小剑神的确已经归来,那青色石门也算是已经归还,可留作质子的小仙子三人,却在中途离开,这便是违背了与本门的约定。既然小剑神一方违约在先,就休怪本门不将紫金红葫芦归还给小剑神了!”

许半生心中暗暗好笑,却装出勃然大怒的模样,沉声道:“大长老这是要赖账不还了?”

大长老板着脸道:“小剑神一方违约在先,这事儿就算是把理说到天上去,本门也问心无愧。”

“哈哈哈,好一个问心无愧,我只问一句,贵门可有任何损失?”

大长老道:“当然有,本门损失的是颜面,如若天下修士俱都像是小剑神这般,本门颜面何存?我神机门又如何在中神州自处?!”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看来大长老早就处心积虑想要谋取我的紫金红葫芦啊,你可是要想好了,许某虽然人微言轻,可也绝不是那么容易得罪的,这后果,你们神机门真的承受得起么?”说罢,他转向神机子苦竹,道:“神机子前辈,我敬重您乃是五圣之一,又是王兄的师尊,所以才给予足够的信任,那青色石门我已经如约归还,可贵门却想要霸着我那紫金红葫芦不还,这是何等道理?”

神机子苦竹其实心知肚明,王二嘴就在他身边,早就暗示过他。而长老院的决定,根本也都没有通过他这里,便由大长老单方面宣布了。

于是,苦竹道:“小剑神息怒,此事老道和你一样,也是刚刚知晓。大长老,虽说小仙子等人确有违约之举,但他们各自分属不同的门派,其门派有事,他们也不可能长留我神机门。此事以本座来看,倒是与小剑神无关的。小剑神所言不错,本门也并无任何损失,如此就不欲归还紫金红葫芦,只怕说不过去。”

大长老狠狠的瞪了神机子一眼,道:“这件事得到了长老院的一致通过,就不劳门主操心了。”言辞绝决,显然是绝不会归还紫金红葫芦。

苦竹见状,也只能向许半生表达爱莫能助之意,神机门的特点就是如此,门主权力虽大,但若长老院有不同的决议,他们也是有权力直接越过门主行事的。

许半生大怒道:“贵门真是好教养,这等强盗行径,是非逼着许某与你们结下仇怨么?”

这也是真怒,虽说原先就想到了神机门可能会赖账,但无论是许半生,还是王二嘴,都觉得神机门还会有所遮掩,先用拖延之法,然后令王二嘴消失,最后才能嫁祸许半生,说是许半生与王二嘴勾结谋取神机门的宝贝,到时候许半生找不到王二嘴,自然是百口莫辩,这件事也会显得更为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