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5.第935章 苦海妖灵(1/2)

即便是数百丈的距离在这苦海之中远不知比在陆地上难行了多少,可划了半天却仿佛丝毫都未接近影影绰绰的海山,也足够让三人感到莫名奇怪了。

许半生微微皱眉,暗道,难道是海市蜃楼?

可是在地球上,海市蜃楼乃是光线折射以及地球表面是圆形的缘故。而在九州世界,大地是平的,就绝不可能出现这种光线折射导致的海市蜃楼。

并且,在九州世界是真的有蜃这种生物存在的,蜃气便是产生幻象的原因。如果前方的海山真的只是海市蜃楼的话,那就说明附近藏着一头蜃。

许半生也算是见识过迷蜃这种妖兽了,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攻击力,只是以幻象引诱敌人使其自行走入自己的腹中,再将其吞噬消化。

若是有迷蜃在此,按理说不该让许半生三人无法抵达海山,而是该让他们迅速的抵达,然后引诱他们上山,唯有如此才能达到迷蜃吞食人类的目的啊。

了凡一边奋力划着,一边说道:“大哥,那会不会是迷蜃所吐的蜃气所致?”

姚瑶自然听说过迷蜃这种妖兽,可她对迷蜃以及蜃气并无直接的认识,了凡却和许半生一样,是亲自跟迷蜃有过较量的人。所不同的仅仅只是许半生从未被蜃气所迷,而了凡则从一开始就落进了迷蜃的设计之中,若非许半生在一旁,了凡只怕已经成为迷蜃的腹中之食。

“还真是呢,划了半天都没有拉近一点儿距离,还真像是蜃气组成的幻阵呢。”

许半生却摇了摇头,道:“我起先也觉得像是蜃气,但仔细想想却又不像。若为蜃气,这附近必有蜃妖。姚瑶你没见过蜃妖,可我和了凡却是曾与一头蜃妖交过手的。蜃妖本身攻击力有限,只是比较皮实而已,普通的攻击对其很难形成致命伤害。但是蜃妖往往比一般的妖兽更为让人恐怖,因为即便是到了元婴期的修仙者,也经常会被蜃妖吐出的蜃气所迷,进入幻象之中不可自拔。但是,蜃妖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必须是以幻象使其对手被迷,而后一步步走进它设置好的陷阱之中。蜃妖的陷阱只有一种,那就是它自己的身体。修仙者在进入幻象之后,便会不断的与自己假想之物战斗,甚至导致自己身受重伤。这时候蜃妖就会引诱此人进入它的腹中,将其吞食,以达到壮大其身的目的。可是我们现在所遇的这海山,如果真是蜃气所致,蜃妖想要对付我们,必须引诱我们上山。我们本就是朝着那海山而去,许久都无法接近。我们不上山,蜃妖又如何对付我们?这不应该。”

了凡深以为然的点着头道:“大哥所言有理,小僧每每想起当日遇见的那头蜃妖,还是心有余悸。那畜生,竟敢幻化出我佛雷音,甚至我佛的舍利,若非大哥,当日我便已经成为那头蜃妖的腹中餐。”

姚瑶眨眨漂亮的大眼睛,道:“若不是蜃气,又会是什么呢?刚才看见海山的时候,到现在至少也有一个时辰了吧?我们不可能一直无法靠近啊,总不成是一直在原地打转?”

听到姚瑶这句话,许半生心中一动,他立刻将手中的船桨举过头顶,使其快速的旋转起来,很快便仿佛一个螺旋桨一般,舞的密不透风。

许半生脚在船底重重一踏,身形早已飘飞而起,他口中叫道:“姚瑶,你与了凡继续划行!”

姚瑶立刻拿起另一支船桨,和了凡一左一右全力的划动波涛,而许半生一手举着那支船桨,使其在头顶转动,形成了一个锅盖般的保护,让从天而降的苦雨无法落在自己身上,身体却以金丹之能,漂浮在半空之中。

低头望去,小船以及船中的姚瑶和了凡都一览无余。

许半生终于看见了,那小船的确是在向前划行,可前进不久之后,却仿佛撞在了一面墙上,海浪足足卷起百丈高度,带着小船就不自觉的掉转了方向。而船中划行的姚瑶和了凡却是一无所知。

许半生放眼望去,只见原本出现在船头前方的影绰海山,却是离奇的消失了,随即在船头调转后的方向,却又出现了一团影影绰绰的海山之影。

悄无声息的抽出用特殊材料炼制的长剑,许半生一剑指向脚下的茫茫苦海,这万厄苦海纵使凶险异常,也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若是永远都划行不前,那岂非永出不了苦海?

唯一会导致这样原因的,就只能是有东西隐藏在海面以下,以其神通手段拨转船头,消耗修仙者的意志。

刚才所见的百丈巨涛,九成并非真的苦海波涛,而是某种妖兽。

虽只有许半生全力而为的七成力量,却也是石破天惊,以许半生的实力,金丹中期也只是等闲,这一剑,顿时剖开波浪,苦海之中顿时出现了一条百余丈长深达三五十仗的海沟。

海水很快又填补了被许半生一剑划出的空间,但在海水涌出之时,许半生也看见了一些不同于苦海之水颜色的液体随之冒了上来。

许半生依旧浮于空中,冷冷喝道:“何方妖孽,速速现出原形,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

说罢,手掐剑诀,只要海中那妖兽稍有迟缓,许半生便会划出第二招……

只见海水倏忽分开,一条身影从海水之中飞快的跃了出来,许半生身形一晃,便追向那道身影,手中长剑恰到好处的拦在那人的身前,剑柄一转,便已经架在了那人的脖颈之上。

那人不得已,只能在半空之中停了下来,任由空中纷纷落下的苦雨落在他的身上,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一双只有赤豆大的眼睛,惊疑不定的看着许半生,那人生的极为丑陋,但是眉眼之间,许半生竟好似看出此人是个女人。

“不可轻举妄动,你只要一动,我保证立刻收了你的性命。修炼不易,且行且珍惜。”许半生带着些嘲笑的意味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