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第790章 古怪的二级符箓(1/2)

有了这支判官笔,画符就不在话下了。

回到客栈之中,许半生也并不急于动手,用过晚饭之后,他在屋中静坐修炼,直到夜深人静,许半生的精气神已经达到了一个几近完美的境界,他才清空了桌上一切应用之物,将一摞符纸放在桌上,取出判官笔,不断的用手摩挲笔杆,以期达到与判官笔之中的小型法阵完全契合的状态。

唯有如此,才能更加充分的发挥这支判官笔的功用,让绘制出来的符箓更上一个档次。

许半生目前主攻的,是二级符箓。

一级符箓对于许半生而言,早已不在话下,基本上可以做到信手拈来,绘制十次,成功率肯定在八次或者九次,损耗极小。

可是绘制二级符箓,许半生原本的把握大概只有一成附近,也就是说绘制十张也只有一张成功的。而今有了这支判官笔,若能做到与判官笔内镌刻的法阵相契合,成功率大概能提升三成左右,绘制十次,大约能有三张或者四张的成功率。

别小看这三四成的成功率,对于一名符修而言,这已经相当难能可贵了,尤其是许半生这个妖孽还只有炼气期的修为。

一般来说,想要绘制二级符箓,至少也得达到筑基后期,否则,连真气都不够。

绘制符箓的时候,真气会随着笔触疯狂的倾泻,筑基后期的真气量,几乎也只能绘制个三五张二级符箓,就需要停下来打坐修炼恢复真气了。即便如此,其成功率也就是十次有个一两张而已。许半生只有炼气九重天的修为,不过他的真气早已超出了筑基乃至金丹能够衡量的范畴,对于制符一道,他的技巧甚至可以媲美大师级别。将来等到他金丹得成,在制符上,许半生是绝对可以跟制符宗师比较的人。不得不说,许半生绝对是妖孽中的妖孽。

一般来说,想要达到他现在的这种成功率,非金丹期的符修不可,许半生这也是因为得到了这支判官笔才能如此妖孽。

更为关键的,是以许半生目前的真气保有量,他几乎可以无视绘制的数量,多了不敢说,至少连续挥毫十几次,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就这样,许半生站在桌前,手握判官笔,整个人进入到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之中,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停滞了下来,风不再动,心也不再动,世界宛若静止,有的只是许半生与这支判官笔直接的沟通。

许半生的神念进入到判官笔之中,沿着笔杆缓缓行走,直至笔尖之时,许半生简直可以数清楚那笔尖之上金毛犼毛有多少根。

每一根毫毛的位置,以及其长短,乃至其那差别微乎其微的粗细,许半生都已经了然于心。

对于笔杆中灵气的走向,许半生也做到了绝对的心知肚明。

他看到了在这支判官笔之中,一共套用了九重阵法,这简直骇人听闻,从未听说一件洪级法宝需要用到如此之多的法阵的。可是,也正因如此,这支判官笔,看似只是一件洪级法宝,而实际上,在绘制符文之上,它已经足以超越一切洪级法宝的极限,甚至可以跟宙级法宝相媲美。

凭许半生现在的修为,还无法完全探究清楚这九重法阵的全部,他的神念,只能进入三重法阵之后,就再也无法寸进。

许半生极为小心的将这三重法阵的每一道细小纹路都记忆于心,甚至于镌刻法阵的每一道笔触,那些阵纹之间极其微小的法力流动,灵气运转,都被许半生牢牢地记在心里。他知道,自己对这支笔的把握越是细微,就越能发挥这支笔的全部功效。

而此前认为自己已经可以完全掌握这支判官笔的许半生,现在却觉得自己有些自大了。

他估计,至少要等到他的修为达到筑基中期之后,他才能勉强彻底掌控这支笔,而想要每次都能稳稳把握,那恐怕是要到金丹才能做到。

若是如此,许半生与那个小姑娘的父亲天工开的约定,只怕要等到他结丹之后才能赴约了。那可不是十年八年能够完成的,只怕至少也需要三五十年。

要这么久么?许半生的心灵,不禁起了一丝涟漪。

不过同时,他也极为赞叹这个名为天工开的人的精妙手笔,九重阵法构建的法宝,简直是骇人听闻,关键这还只是一件洪级法宝。也难怪此人名为天工开,他所炼制的法宝,的确可以称之为天工开物。

九重阵法,每一重的难度都是几何倍数的增长。

每一重阵法的叠加,并不是简单的堆砌,而是一分一毫都不能有差池。每一个阵法都有自身的特点,属性也不尽相同,想要将这些阵法叠加在一起,就必须调整到使之完全契合。可是阵法的叠加,目的是为了让阵法变得更强,而阵法越强,往上叠加新的阵法的难度也就愈高。

简单而言,若是单一阵法的能量强度为二,那么两个阵法叠加的强度便是四,三个阵法为八,到九个阵法,已经达到了二的九次方,这已经是五百多倍的强度了。

在这支判官笔里,九重阵法之中最弱的阵法如果将其强度视为二的话,那么其余八重阵法甚至有达到四乃至五的强度,这就意味着整个九重阵法叠加之后,其强度已经超过了最弱的那一重阵法力量的千倍有余。哪怕是个返虚,也很难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这说明天工开并非强行以自身的力量压制这九重阵法完成叠加,而是完全凭借着对于阵法的掌控,此间手笔,堪称登峰造极。

许半生自问对阵法的研习也算的上精妙,可让他设计一个九重环环相扣层层叠加的阵法,他自问差的太远。许半生现在的所谓布阵,也仅仅是在太一派这种小门派里可以称得起不错,放眼整个九州世界,许半生引以为傲的布阵和制符,很可能都算不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