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第317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1/2)

并没有臆想中的一刀两断。

手起做到了,刀落也做到了,按照金日旬的设想,这一刀就足以将许半生从脊椎旁剖开,活活的将其撕裂成左右基本对称的两爿。

可事实在实施过程中似乎出现了少许的偏差,或许是浩然正气在金日旬体内的作用,又或许,仅仅只是因为许半生对此早有预料,他那纵身一撞,便是对此最好的应对。

他早已知道金日旬下一步的举动,也知道金日旬的意图,甚至于这一刻在他身上出现的这面临生死的危险,都是许半生早就已经预知了的。

推演是否能做到这种程度?

至少金日旬是并不相信的。

同为道门中人,金日旬当然知道推演能够描述什么,金日旬也更加知道,作为执天下道门之牛耳的太一派,其术数之能极其推演之力,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

即便是先知先觉,可是推演终究推的是大势,演的是规则,没有人可以推演出具体的事件,那不是先知先觉,那是上帝,那是昊天金阙无上至尊上帝。甚至于,就连玉皇大帝也并非能够洞悉未来一切的全能者,哪怕是道教的三清佛教的释迦牟尼,也绝无可能对未来作出如此精准的推演。一切神话中的人物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除非,天道。

是的,唯有天道才能对未来作出如此精准的推演,或者说,他并不是在推演,他可以轻易的改变未来,未来的一切本就都是他在做着安排。

整个人世间就仿佛一台精准运转的电脑,人类和世间万物都只是这台电脑里的一道程序而已。在平时,人类和世间万物按照天道设定的法则进行运行,一切有条不紊。偶尔电脑也会出现病毒,出现计算上的失误,天道就会出手,拨乱反正,让一切程序回到正常的运行轨道上去。

当一切平稳安静的时候,很少有人会意识到天道的存在,但当世道混乱之时,便会有大能者发现天道的存在,以及天道出手拨乱反正的痕迹。

天道能做的,当然不止是在人世间混乱无道之时的拨乱反正,他同时也可以直接干预人世间的一切,安排一切。

安排的未来,做到预知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是唯一可以做到预知的那个人——如果,天道也是一个人的话。

许半生不是天道,他当然不能做到预知,他不可能先知先觉,他不可能生而知之。

推演是借用天道力量的一种手段,但是天道不会给予任何人如此强大的权限,所以,推演只是大势,而绝不能推演出具体的事件。借用天道之力越强,能看到的影像便越具体,可即便是最强的推演之力,也不可能连一刀,一步,一撞这样的细节都推演出来。

金日旬绝不会相信。

许半生其实也不相信,可他就是这样去做了。

在金日旬踏入这个院子的第一步,许半生的眼前就仿佛出现了这一幕,他几乎亲眼看到金日旬用那把高丽刀将自己从中剖成两半,自己的肚肠流了一地,而后金日旬得意而狂妄的离去,其他人痛哭哀恸,却根本无力阻止金日旬任何。

刚才那一幕真实的出现了,许半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个最有可能改变那个结局的行动方式。他将自己作为一颗炮弹,撞向金日旬,迫使金日旬的动作有了偏差,致使这个结局被改变,虽然鲜血淋漓,虽然触目惊心,可许半生并没有被剖成两半。

这大概是许半生这接近十九年来最完美的一次推演,甚至,这远远超出了林浅所能达到的境地。

但是,即便是逃过一劫,境况也并没有好转,许半生依旧岌岌可危,而金日旬依旧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金日旬并未深思,他很快就准备好了下一刀。

许半生转身就走,他知道,接下去将是曾文表现的舞台。

夏妙然射出的铜钱全部命中,金日旬的身上迸出无数的血花,铜钱的气场终究还是给金日旬造成了些许的伤害。

曾文扔出的符纸,也飘飘然然贴服在金日旬的身上。

对于这些符纸的掌控,曾文有着一种近乎天赋的理解,就这一点,许半生甚至都比不上她。

五张水属性,四张金属性,三张土属性,两张火属性,一张木属性。

十五张符纸分别按照曾文所预料的位置落在金日旬的身上,五张水属性的符纸封住了金日旬的七窍(眼睛和鼻孔一张符纸就足够覆盖),四张金属性的符纸分别贴在他的四肢之上,三张土属性的符纸则分别是肚脐、心窝以及盖顶三点一线,两张火属性的符纸在其身体中段的前后两窍炸开,最后一张木属性的符纸则落在金日旬的双脚之间。

那里本就生长着一颗嫩草,刚刚吐出淡绿色的芽叶,只是微微钻出了土面不足半寸。